精彩推荐
这些组织神秘至极,实力大到可以左右世界的命运?

这些组织神秘至极,实力大到可以左右世界的命运?

本年度年终总结!这些公认的“超级食物”你都吃了吗?

本年度年终总结!这些公认的“超级食物”你都吃了吗?

【重磅消息】汽车购置税减半将要没了,明年只能少3成!

【重磅消息】汽车购置税减半将要没了,明年只能少3成!

走过荒原,迎来光明,我们只是缺少一个摆渡人

走过荒原,迎来光明,我们只是缺少一个摆渡人

成年后的游戏规则,亲爱的你读懂了多少?

成年后的游戏规则,亲爱的你读懂了多少?

幽灵之声还是外星信号?诡异电波内容成谜

幽灵之声还是外星信号?诡异电波内容成谜

一个馒头,就可以让你吸粉果腹两不误!

一个馒头,就可以让你吸粉果腹两不误!

漫威到底多爱唐尼?看看他的工资就知道了!

漫威到底多爱唐尼?看看他的工资就知道了!

铁水竟然成河?来自地心深处的磁场预测

铁水竟然成河?来自地心深处的磁场预测

身体各器官排毒时间表,小编帮你整理好了!

身体各器官排毒时间表,小编帮你整理好了!

1122首页 > 推荐 > 详情
当华人卖淫在异国合法化 她们的真实生活到底怎样?
2016-12-16 15:31

国际在线专稿:据《巴黎人报》网站12月13日报道,巴黎警方近日在Notre-Dame-de-Nazareth大街的公寓内发现了一名39岁的女性中国籍公民尸体。死者疑为卖淫“站街女”,胸部、腹部有多处刀伤,死前疑遭到殴打。她到底因何而死?为何远赴他乡,到巴黎去卖淫?华人妓女在海外的生存状况又是怎样的呢?

法国卖淫不犯法 华人妓女数量破千

巴黎到底有多少华人妓女?这个数字可能就像大家谈论到底有有多少华人移民一样,无法统计和确定。

据法国内政部提供的数字,法国有两万妓女,其中5000-8000人分布在巴黎地区。华人妓女的数量在2003年的数字为100人左右。

而据一个叫“莲花巴士”的向华人妓女发放保险套和宣传防艾滋病知识的慈善机构表明,2011年,有800名妓女定期参加他们的活动。2016年,与他们有联系的中国妓女已经达到1300人。要知道,这还仅仅是“登记在册”的妓女数量,实际数字可能比这还要多得多。所以,为什么华人女性要不远万里,跑到法国卖淫?对于有些人来说,原因很简单:在法国,卖淫不犯法。

据悉,按照法国法律,卖淫本身并不违法。只有操纵、鼓励卖淫,或是从他人卖淫的收入中提成,才会触犯法律。

按照法国法律,此种犯罪可被判最重7年监禁和最多15万欧元罚款。

所以,很多人都会选择“背井离乡”,来到法国、德国、荷兰这些卖淫不会被警察抓捕的国家。

卖淫女常聚在唐人街 普通女孩“不敢走”

巴黎“美丽城”(Belleville)街区是著名的混居区之一,这里有一个著名的“小唐人街”,华人商店、饭馆、超市应有尽有,许多店牌都有中文标识。

过去,很多长期住在巴黎的中国人都喜欢去那儿购物、就餐,以解思乡之情。

然而,现在的“美丽城”,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美丽”。


法国警方曾对《环球时报》表示,近十年来,华人卖淫现象越来越多,巴黎有些华人区卖淫女站街的现象越来越普遍,而这在过去是很少见到的。

2016年初,法国上映了第一部由华人女演员饰演女主角的影片《站街女》(LA MARCHEUSE) 。电影讲述的,就是一位叫林爱玉的无证中国女子在巴黎美丽城街区卖淫的故事。

据《欧洲时报》记者称,一位居住在这里的女性曾表示,这里的卖淫现象如此猖獗,以至于她绝对不敢空手在这条街上散步,也不敢停下来和熟人说话,否则很容易被当成“站街女”。

美丽城的一位老华侨也告诉《欧洲时报》的记者,在他居住地附近,有人出租房子给卖淫女,时常有不三不四的人出没,造成这个地方非常混乱,偷盗事件时有发生。

在美丽城,很多人希望搬离这个街区,可是由于社区环境太差,房子很难卖出去。居民纷纷向警方反映,要求取缔卖淫女。

据了解内情的女性表示,最初,华人站街女也不想到华人聚集的地方“丢人现眼”:她们也想到巴黎传统的“红灯区”,如布洛涅森林、香街附近的色情区等“站街”。但是,当地的“土著”就认为这些华人侵犯了自己的领地,遂动用暴力驱赶。有的华人就因此被打得头破血流。

“站街女”都有划定的“势力范围”,华人站街女根本无法进入。由于华人站街女大多单独行动,缺乏保护,对此只能打掉了门牙往肚里咽,静悄悄躲开。最终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慢慢向“美丽城”等华人聚集区转移。

选择“站街”多为生存所迫 也有人图“来钱快

据媒体调查,最早站街女的身后大多有些悲凉的故事:有的是下岗了,无钱供孩子上学;有的是老公出轨后把自己抛弃了;有的是自己发生婚外情后,与前夫离了婚,而与情夫又无法结合的……来法国后由于言语不通,又没有身份,很难找到工作,被迫走上街头。

据法国非政府组织“世界医生”2013年发表的一项调查,在法国巴黎卖淫的华人女性中,1/3以上来法不到一年,90%在国内留有子女。她们的平均年龄约42岁,最年轻的只有27岁。

然而如今,站街女的来源,也不一定再是“生活所迫”。

《欧洲时报》的记者就曾听到过这样一段对话,并将其发表了出来:

在巴黎13区一个中餐馆,一个用餐的年轻“站街女”在和餐馆老板闲聊。这个学生模样的女孩提的是LV手袋,戴的则是爱马仕围巾。

也许是因为她经常在这家餐馆周围“工作”,与老板很熟络。老板便以长辈的口气问道:“你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干这个?”

女孩回答道:“你说我能做什么?”

“比如你到我店里来,做个服务生,也练练你的法语。”

女孩莞尔一笑:“你一个月能给我多少钱工资?一万?两万?”完了,女孩又补充说:“那些油腻腻的事情我做不来,在家里我都没有刷过碗。”

老板无言以对,只能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老板走过记者吃饭的桌子时说:“现在的留学生,和你们那个时候不一样了。”

站街女成最脆弱群体 被打被杀“司空见惯”

然而,不管卖淫的根本原因如何,不会法语、没有合法居留证、被当地华人社会鄙视和抛弃,急需赚取生活费并偿还通过中介或者“蛇头”来法国的高额费用——已经让这些人成为最脆弱的和外界绝缘的一个群体。

“世界医生”组织的报告中显示。华人站街女中,86%的人承认自从来到法国开始卖淫后,遭受过至少一次暴力行为,主要原因是“她们拒绝不使用避孕套的嫖客”。因没有其他人的帮助,她们一般单独活动。由于害怕被警察追捕,她们经常四处躲避,因此也更容易成为被人施暴的对象。

《欧洲时报》记者就曾在地铁里听到两名华人妇女毫不顾忌大声谈论她们的生意。一个说她当天遇到一个“变态黑人”,用各种变态的方法折磨她,把她弄得精疲力尽,而那个黑人最后一跑了之。

还有一次,记者在地铁遇到一个脸和脖子都受了伤的中年华人女子,旁边一个同伴关切地说:“被人打成这样了,你老公还让你出来做啊?”谈话中,记者获知该女子也是遭到了嫖客的暴力。

不仅仅是受到当地人的侵害,也有一些中国同胞加入其中。在美丽城站街的“慧慧”(化名)就称,在一次卖淫过程中,曾经遭到两名说温州话的华人的抢劫,她整整三个月的“血汗钱”被一扫而空。

华人站街女被杀的案例,更是屡见不鲜,2012年8月2日,来自江西的胡姓站街女在巴黎11区国王泉大街公寓被人用书包带勒死。凶手是24岁的巴勒斯坦裔无证青年,他在嫖娼后,因无钱付嫖资,便凶残地将胡勒死。2014年4月,一名中国籍妓女在巴黎第10区一幢房屋中,被捅十余刀死亡。法国媒体描述,“死者被乱捅了十几刀。北非裔凶手被现场抓住,衣服上满是血迹。”事后,法国性工作者工会表示:杀害她的凶手是臭名昭著的“恶嫖客”。

真所谓“可怜红颜薄命女,辗转他乡做夜花”。这些身在异乡的华人“站街女”,无论从事着怎样“肮脏”的职业,都不应该仅仅接受道德上的指责,更应该受到人们的关注、关心和帮助。这些和我们一样黑头发、黄皮肤的同胞,在海外经历着怎样的命运,今后又将走向何方,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