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他曾是好声音冠军 后来却流落到街头卖唱

他曾是好声音冠军 后来却流落到街头卖唱

不管你信不信,据说这些车能征服90%的妹子

不管你信不信,据说这些车能征服90%的妹子

NBA全明星赛的潜规则,你知道几个?

NBA全明星赛的潜规则,你知道几个?

连沙发、窗帘都能洗的妙法  快来学吧

连沙发、窗帘都能洗的妙法 快来学吧

鲜香味美有态度的XO酱炒饭,你闻到香喷喷的味道了吗?

鲜香味美有态度的XO酱炒饭,你闻到香喷喷的味道了吗?

你想太多 过了那么久还没发现自己爱错人吗?

你想太多 过了那么久还没发现自己爱错人吗?

中国南海舰队正式拉开武力营救演练!

中国南海舰队正式拉开武力营救演练!

《狙击精英4》——只属于狙击手们的沙盒

《狙击精英4》——只属于狙击手们的沙盒

盘点:近二十年曼联错过的十一大巨星!

盘点:近二十年曼联错过的十一大巨星!

这么多年的网购经验你真的对了吗?

这么多年的网购经验你真的对了吗?

1122首页 > 推荐 > 详情
趴在浴缸里的老婆,用眉眼注视着我
2016-11-29 12:33

我杀死了我的未婚妻,今年就要与我步入殿堂的女人,此刻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事情发生到现在不到一个小时,她原本乌黑的头发如同脱线一般枯黄脱落,白净地头皮上只剩几缕粘黏着,好像被人刻意刮去了一般。散落的头发像海藻花一样死气沉沉散落在两旁。

皮肤也已经干焉下去,好似被什么恐怖的怪事吸食了身体中的血肉,只剩皮肤和骨头。

以前红润的嘴唇如今却似一颗干焉的樱桃,紧紧包裹出牙齿的痕迹,莫名散发着腐朽的味道。

白皙的手臂和脖颈上已经起了尸癍。大块大块的褐色如同是淤泥溅染,看得我眼眶酸痛,怎么也想不通,原本被我宠成公主的女孩,如今怎么变成这个模样?

无端的想要将她的手臂擦洗干净,让那些恶心人的尸癍消失,可我才握住她的手臂,除了同干柴一般难受的触感以外,入目的就是她寸长指甲上勾勒着的点点腐肉。

忍不住胸口强忍的恶心感,扶到墙头吐了起来,再也不敢看她,黑暗中只能听到我剧烈心跳的声音,浑身上下都像被抽空了般无力,只有死死靠着墙壁抽了一支烟吸起来。

我叫李魈,与我的未婚妻小曼已经同居四年了,她是我上学时的学妹,她对我而言,算不得是最爱,却也是十分喜欢,她性格温和,贴心细腻,算起来宜佳宜人,也已经决定要共伴一生。

可从她三个月前户外探险回来之后,我就觉得不对劲,原本喜欢户外活动的野丫头却时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白天要是必须出去,就算是清晨也要打遮阳伞。还从某宝买了大量的红泥装在浴缸中,我几次下班回来她都在红泥中做享受状。

一开始我也觉得诡异,可她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做美容。你们也该知道,女人这类莫名其妙的事特别多,想必是一同去玩的女孩皮肤比她好比她白,受了刺激。

所以我也没有特别在意。可是诡异的事情越来越多,似乎已经到了我不可掌控得地步。我想,如果能够早些注意到这些,或许事情不会发展到这么糟糕的地步。

一个月之前,她工作学校的校长,忽然同她一起来家里。那天我本来有会议,后来因为会议改动就回家休息。听到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一想就是小曼回来,直接去开了门。看到是我在家,他们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小曼性格比较内敛,跟学校领导基本没有什么交流,平时见面也是客气点点头。这一下来到家里,我多少还是有些诧异。可能是见我表情不善,王校长连忙朝我伸手道:“小李啊,你好,你好!真是许久不见,一切还顺利吧?”

我更是诧异,望了望低头不语的小曼,尴尬说道:“还好,混日子!王校长今天怎么会来?”

他警惕的斜了一眼身旁的小曼,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之色,虽然消失得很快,可当时我心中充满怀疑,本来就一直在观察他,看得很清楚。

转眼见我盯着他,才尴尬地说道:“小曼被学校解雇了。当然,她一直在学校考科研,其中的辛苦我们也都看在眼里!这里有三万块钱,你们先拿着,若是以后她精神好了,我们也可以将她再返聘回去!”

说得十分客气,可话语中还是带了诸多掩饰。我转眼看了看小曼,发现她情绪十分低落,双手也紧紧搅在一起。

其实我的收入早已经能够养活她,只不过她也喜欢教书,所以一直没有提出让她辞职的事,如今工作丢了也就丢了,我倒是没有多大反应,可小曼一向中规中矩,也不能仍他们随意摆布。

更何况这突然被解雇,还带慰问金的,更是让人觉得不安,就打定了注意要好好问问事情原由。我拉小曼过来,又让出路请王校长进屋。

谦和的说道:“王校长,小曼为什么要被解雇?您还得跟我说说,我看她情绪不好,不如让她先行休息,我们再好好聊聊。小曼做这份工作也好几年了,如果没有特别大的问题,您看有没有可能补救一下?”

听我说到休息,小曼好似中了魔一样直挺挺的往浴室走去,根本不管有没有同事在场。王校长却没有一丝想要进屋详谈的意向,仿佛屋里有吃人的魔鬼一般,身体一直朝外倾斜,一步都不愿意进屋。

额头上也冒了细细的汗珠。可能是不愿让我看出破绽,这才忐忑不安说道:“这....最近实验室里的白鼠和青蛙总是大量丢失,已经影响了学校正常上课的时间......”

说完双手不由的紧紧握在一起,微微在门口渡了几步,才抬头说道:“今天才发现....是小曼...反正你近期多注意她的精神!”看他也实在为难,我也就懒得计较,隐约记得送他到电梯口里时他说了一句话,但是电梯门立刻关上,我也没有听清。

心里只惦记着小曼,回去就进了浴室,她果然已经脱光了衣服躺在红泥里,表情已经十分舒适,完全没有刚才进门时手足失措的模样,心里不由得窝火,没好奇问道:“你们实验室那东西都哪儿去了?”

她却闭了闭眼说道:“杀了!”

虽然她说的是事实,她们在学校搞研究实验,动不动就害死一堆一堆的白鼠,可是今天听着,背脊却不由的一凉,感觉腿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再看她跟吸了毒一样迷幻的表情,不由骂道:“md,成天埋在那泥巴里,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她平时脾气好,在我面前跟小鸡似得,我要是声音大了,立刻就哭给我看。

可今天她却笑弯了眼睛,带着一种莫名的诱惑对我骂道:“爽的不还是你?”

小曼一向温柔内敛,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这么直白的话语,我这心里跟猫挠了似得,一把就把她拖出浴缸,按在墙边,上下起手。

说起来,自从她用了那红泥之后,皮肤倒是越来越滑润,摸起来有些像资质上好的羊脂白玉,让我欲罢不能。于是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直到那天半夜我被尿憋醒,起来去卫生间。发现客厅有幽蓝幽蓝的暗光,细细一看,看到一团黑影蹲在冰箱旁边。

冰箱的门没有关紧,微微露了一丝黄色的光线,正好照在黑影的背上。我本以为是小偷,随手抄起一个花瓶慢慢走了过去。一看,却正好看到是她的睡衣。

她整个人卷缩在冰箱外,双肩一耸一耸有规律的动着,也不知道再干什么。那光线照的瘆人。心里不由得开始害怕,轻轻叫了她一声:“小曼!”却似乎吓到了她,整个人抖了一下,便缩到一旁一动不动。

我连忙快走了几步,却见她忽然回过头来,目光呆滞,惨白的脸上满嘴都是鲜血,手中拿的正是今天同事新分给我的生羊腿。

羊腿被她咬得七零八落,血淋淋的掉了一地,看得人直恶心。当时我整个人都是懵的,还来不及有反应,就见她快速奔来。

跑起来的模样倒不像人,快得没有办法描述,根本没有回过神来,就觉得着脑后一疼,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过来的时候一切如常,小曼也做好了早饭等我。似乎昨晚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我疑惑的四处检查,也没有一点痕迹。

餐桌上放了一只砂锅,微微飘出肉香。可昨晚那个画面依旧在我脑中回荡,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

“亲爱的,怎么了?”

小曼似乎察觉到我的不安,缓缓从我后背靠了过来,两手环绕在我腰间,无比温柔的问道。我却更加觉得诡异,不动声色的拉开了她的双手,深深吸了口气,指了砂锅问她:“小曼,这是什么?”

小曼莞尔一笑,拿了刚出锅的锅盔。又用不锈钢汤勺在砂锅中搅了搅,盛出一块暗红色的肉说道:“你不是想喝羊肉汤吗?我昨天晚上就炖了一些,快尝尝!”

锅里的汤熬得浓稠发白,上面还撒了写碎碎的葱花。我却没有一丝胃口,反倒还有些想吐。昨晚的事情过于真实,包括现在还都觉得后脖颈微微的疼。

可又没有地方考证,又偷偷看了一眼小曼。她见我不动,又笑着问:“你昨晚是不是做噩梦了?一夜都在说梦话!”

说得大方自然,眼中也没有一丝慌乱。我一时分不清现实虚幻,只揉了揉头敷衍道:“我说怎么这么难受,也没有胃口。这汤你给我留着吧,中午回来的时候下点面吃!”

说完我又瞥了一眼砂锅。同事送的羊腿在这样大小的锅里,起码能顿三锅。

很想问问她剩下的羊腿在哪里?话到嘴边又只觉得身体发凉。实在不敢问,借口说要开会,脸都没有洗旧匆匆逃出家门,只怕多呆一秒,她会把昨夜吃剩的那些血淋淋的残渣端到我们的面前.....

躲了她几天,又想着她离校时正值教师评选,是几个同事一起科研项目的尾期。可能精神压力过大。就带了侥幸心理,特意规划了工作,准备腾出时间陪她出趟远门,看看大海,放松放松。

但是事与愿违,就是这个时期,小区里频频发生宠物丢失事件。片区警察来了几次都查无结果,我也没有想到这事会跟我有关。但这楼栋的保安小贾,看我这眼神越来越不对劲。

一见我就想打招呼,又是欲言又止的模样。我一心只为了积攒假期忙碌,就没有多问。等我拿了旅行舍的合同回来时,小贾神秘兮兮的拉着我说:“李哥,现在没什么人,你来一趟监控室呗!”我有些发愣,我又没有养狗,这时候让我去监控室干什么?

可看他神情严肃,也就跟了进去。我们小区不算高档,办公室自然也不会舒适,狭窄的一间屋子,一旁放的弹簧折叠床,一旁就是一张红漆小破桌子。

墙上挂了两栋楼层的监视器。进屋后,他也不多说话。只把我扔在一旁,摆弄起电脑来,这屋子也没有多余的地方站,我只好挪到弹簧床边,抬眼看他。“哎,小贾!你到底找我什么事啊?”

他头也没有回,语气却是十分郑重。“李哥,一会你看了这视频,可千万要把持住啊,我最近看嫂子有些不对劲!”他这么一说,我这心里又开始发毛,赶忙伸了脖子去看。

视频是在停车场的,起先只有花白的闪烁光和一辆辆静止的汽车,后来就看到小曼抱了一堆东西从车上下来,似乎是走到了死角,没有看到她进电梯,却也没有见到人。

又过了一会,视频中出现一只二哈,也不知是谁家的。可能是不愿出外遛狗,自个让它到停车场解决。那二哈正好走到监视器下,就看到一团黑影猛然扑了过去。

二哈都没来得及出声,就已经倒地不起。只是片刻之间,就被那黑影撕裂成碎片,一块一块塞入口中,吃完还嫌不够,一点一点吧地上留着的血液舔的干净,不留一丝痕迹。

黑影似人似兽,穿着人类的衣裳,后退却弯曲着地,双手从肩头反转撑在两边,看着有些像狼,又有些像人在练蛤蟆功,有些滑稽又扭曲的诡异。

重要的是,它身上套着的外衣跟小曼下车时穿的一模一样!我脚下一软,直接摔坐到那弹簧床上,引起咯吱咯吱铁锈摩擦的声响。这才想起那天王校长说的话。

“要是有条件,带她去好一点的精神科看看吧!”

发丝中的冷汗呼呼的冒了出来,难道实验室的动物根本不是丢失,而是被她吃了?整颗心都在砰砰乱跳,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再抬眼时,看到小贾饶有兴致的望着自己,连忙死死捏了拳头,硬了头皮说道:“你嫂子关爱动物,她那衣服随时随地都在给野猫野狗当窝,要不你看看楼上的视频?”

这种自己说着都觉得慌乱的借口想必他也不会相信。但此刻已经顾不上他怎么想了,我只想快些上去,找到小曼问问她到底怎么了。

小贾满眼的同情,撇了撇嘴道:“李哥,我也没说这是嫂子,不过你看,等她上楼的时候已经过了三个小时,手里还多了一个包袱,你是不是得注意注意....”说着,眼神更是聪明同情,听他的意思,估计是觉得小曼在停车场跟那个野男人私会了。

我反而放下心来,不做声的搓了搓发软的双腿,闷声说道:“我去问问!”小贾许是看我脸色不对,连忙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嗨,那也不是正式的嫂子,李哥这么有才华,要嫁的姑娘,指定都排着队。千万不要冲动,毁了自己一生。”

我强扯了一个笑容算是回应,双唇好像被打了一剂麻药一般僵硬,再多的话也说不出来。脑中不停的在想浴室中那一浴缸的红泥,三个月以来,似乎是越来越红,几乎接近鲜血浓稠的颜色,好像也多了。

慌乱中连电梯都忘了坐,急急冲到楼上,顾不得嗓子眼里要冒出的青烟,连滚带爬的冲到浴缸旁查探。跑得太多用力,呼吸也急促起来,只得大口呼吸,这么一吸,好像闻到浴缸中有淡淡的血腥味道。

也是害怕到了极点,根本没办法冷静思考,抓了一个涑口缸,将就挖起红泥来。也许是发现得太晚,根本不废力气,就刨出许多动物的骨头。这血腥和腐烂的怪味,好像就是这些天小曼身上的味道。

我简直不敢相信,虚脱得滑落坐地。脑中一片混乱,这场景似乎曾经感受过,却又找到这来源在何处。正是此刻,却听到楼下传来一声恐怖的嘶吼,接着就有人嚎嚎大哭起来。

几乎是本能弹起,连窗口都没来得及去看一眼。就冲到卧室里,小曼果然不在。身上的汗水已经浸透了衬衣,脑中已经浮现了许多个恐怖的画面。

顾不上多想,只拼命冲了下去。楼下已经围了一堆人,只看到一个妇女瘫坐在地上狂哭。其余人正安慰她,又稳了情绪问小贾道:“怎么了?”

小贾一看是我,连忙说道:“胡阿姨跟小儿子散步,说是遇到野兽,把她儿子抱走了,她家金毛也追了过去,不过野兽跑得太快,这下人跟狗都不见了!”

我心里一慌,顾不上装模做样,急切问他:“往哪儿跑了?”小贾却怪异一笑,淡然说道:“往东边新开发的那片小区去了,不过李哥你也知道,真正重要的东西,是眼睛看不到的!”

我顾不上研究他的表情,绕过人群往小区门外跑去,可突然想到他说的话,心里一沉,又朝地下停车场跑去。

这个停车场有三层,不过因为小区门外也有划分的停车位,所以进停车场停车的人也不多,第三层几乎没有人去,而且里面有个杂物间。

可能是规划放置清洁用品所用,但是因为没有人,也就荒废了,连扇门都没有。里面的空间倒是不小,这也是以前我和小曼意外发现的。

跑到这杂物间门口,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想到视频中那一幕,后背不由起了一层冷汗,虽然害怕,心里又不愿意放弃她,要是小曼真的病发杀了人,也怪我没有早些发现她的意向,怎么样自己都得担着。

想着便鬼使神差地钻进杂物间里。杂物间中有一扇小小的天窗,正好能将停车场的灯透进来。光线十分微弱,带着一丝悠悠的昏暗。只觉得浑身泛起冷颤,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已经起到完全麻木,一颗颗立在哪里,好像凭空长出来的麻疹一般。

走进去没多远,就看到那个小孩昏睡在门口。心下一松,好在人没有事。抬头去再找她,视线在屋中绕了一圈,才看到她披头撒发的蹲在角落,阴影下只有一团黑色物体,却不知道在干什么。

忽然,外面警笛大作。我慌忙叫了一句:“小曼?”她依旧一动不动,连衣裙只透着丝丝白光,跟看恐怖片似的。心里不由的发毛,又不想警察找到她,只好慢慢往前挪了几步,视觉适应了光线,看清她正盯着脚下一小堆骨头发呆。

白骨被剃得十分白净,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不敢再想,只当它是玩具,伸手拉她劝道:“小曼,我们先回去!”她却猛然转过头来,两只眼睛呆滞的望着我,接着眉头一皱,就倒在地上抽搐起来,腹部上下浮动,好像喉咙中卡了什么,吐不出!

乌黑的头发一缕缕的遮在她的脸上。根本看不清表情,听着动静却觉得她异常难受,让人不自觉的想去帮她拍一拍背。我还没有走到跟前,忽然见她高高的扬了头低吼一声,紧接着“桄榔”一声,一个白生生的狗头骨参杂着各色粘液,落到我的脚下。

那气味熏得我睁不开眼,控制不住转身吐了起来。四下一片安静,后背却微微发凉。好似自己变成了新的猎物一样,被人死死盯着。

警惕的转身一看,她已经扑了过来,手上的指甲变得寸长坚硬,一下就卡进我的肉里,双眼只剩眼白,眼眶通红,哪里像一个人,根本就是鬼怪。

都没有来得及挣扎,她就张开血盆大口咬了下来,我转头一扭,心想这下怎么也要掉一块肉了。自小戴在脖子上的铜钱吊坠却忽然一烫,她便瞥过头去。身上的指甲却是越陷越深,觉得骨头都要被她戳碎,又是力大无穷根本没有办法抵御。

眼看着她又扑了下来,慌乱的四处乱摸,也不管是摸到什么,狠狠地朝她头上敲了下去。“砰”地一声,再无动静。这下才看清手上拿的是起锈了的千斤顶,砸得太狠,明显都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沾到自己脸上。

心里又是恶心又是害怕。双腿滑了几次都站不起来,黑暗狭小的空间充斥着我疯狂的心跳,只觉得整个屋子都在旋转,两眼一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