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长脸啦!本年度国内车坛八大"传说"来袭~

长脸啦!本年度国内车坛八大"传说"来袭~

【生活真相揭秘】竹炭真的可以对抗甲醛?

【生活真相揭秘】竹炭真的可以对抗甲醛?

气象台发布雾霾红色预警 八大省份又要雾里看花了

气象台发布雾霾红色预警 八大省份又要雾里看花了

富士康继续在华建厂 川普表示很心塞

富士康继续在华建厂 川普表示很心塞

史上最简单的叉烧肉做法, 家人吃了都赞不绝口!

史上最简单的叉烧肉做法, 家人吃了都赞不绝口!

【爆料】你知道本赛季NBA球员能挣多少钱吗?

【爆料】你知道本赛季NBA球员能挣多少钱吗?

话说这九九八十一天,你应该做些什么呢?

话说这九九八十一天,你应该做些什么呢?

【穿衣搭配】冬季你确定不要一双手套吗!

【穿衣搭配】冬季你确定不要一双手套吗!

二胎政策已开放 为何大多家庭就此止住脚步?

二胎政策已开放 为何大多家庭就此止住脚步?

出道即巅峰,一巅14年!老詹生日快乐!

出道即巅峰,一巅14年!老詹生日快乐!

1122首页 > 推荐 > 详情
《狙击精英4》——只属于狙击手们的沙盒
2017-02-21 15:27

狙击在射击游戏里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儿,却鲜有作品能把狙击的体验提炼得像是《狙击精英》系列那般纯粹。在这个系列里,每一颗命中敌人的子弹都是那一瞬间的明星,它们将穿越漫长的距离,于空中划过一条浸满危险的线,在X光的照耀下刺透纳粹的内脏与骨骼,带给我们格外血腥、但也格外舒爽的一幕。那一瞬间的快意将被一次次的重复,似乎永远不会让我们感到腻烦。

这是每一部《狙击精英》的缩影,也是系列的立身之本,它是如此的令人难忘,以至于已经足以让它在这个被3A统治的当代射击游戏界里,以相对单薄的身姿一部一部不停的推出续作。

新手问:这到底是个啥?

《狙击精英》系列一直专注于二战,游戏的前作将我们带到了北非沙漠,这次则把我们带到风雨飘摇中的意大利。在这里,盟军遇到了第三帝国的新式武器:一种可实现精确制导的反舰导弹。虽然这东西听起来没有核武器那么吓人,但在那个斯金纳还在研究用鸽子引导炸弹的时代,已经完全是黑科技了。简而言之,这东西对盟军即将在欧洲展开的规模登陆作战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因此我们的主角临危受命,任务就是将这种新武器的研发和生产扼杀在萌芽里。

最早的两部《狙击精英》在体验上比较线性,但从《狙击精英3》开始,游戏界已经被开放世界攻下了半壁江山,因此这部前作也不得不向这个方向靠拢。到了这一代,游戏的开放世界化已经做得非常彻底,俨然就变成了一个野心勃勃的狙击沙盒,以至于经常让人生出自己是在玩《合金装备5》的错觉(尽管两者目前在体量上还无法相提并论)。

所以,非要概括一下《狙击精英4》的主题的话,那自然就是“狙击+开放世界”了。扮演着基本上是孤身一人在敌后制造死亡与混乱的超级射手,我们将可以在这部游戏中体验开放世界与狙击战那天然的灵活性巧妙的珠联璧合,用各种夸张的方式消灭法西斯的将领和走卒们。

沙盒不是万灵丹,但在这里疗效不错

尽管与狙击相关的那些最核心的体验还和游戏的几部前作基本没什么差别,但更加深化的开放世界改革给《狙击精英4》带来的变化还是有着诸多具体的表现。

首先就是地图变得更大了,相比之下,《狙击精英3》中最大的地图也只有本作最小地图的四分之一,且两者的细节与开放程度也无法相提并论。开放世界也从根本上改变了游戏的方向,从通路的复杂程度到可破坏道具的摆放,从制高点的配置到敌人的分布,游戏中的所有元素其实都在为一个目的服务:让玩家在这里自己找乐,随心所欲,杀个痛快。

游戏的任务目标也从原先的线性推进变成了开放世界特有的那种随便玩的设计。在大多数关卡中我们都要刺杀某个法西斯的大人物,附带着还要干掉一批军官或重要设施之类的东西。而完成这些任务的先后顺序和方式都由玩家自行决定,你可以稳妥的选择老牌的爆头(或者爆蛋蛋,如果你好这调调儿的话),也可以选择攻击其身边的爆炸物来解决问题。你甚至可以选择射击目标身上的手榴弹,这种射击的难度自然非常的高,但其效果和爽快程度想必也不用我多说。

当然,你的敌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有眼有耳,会顺着枪声对玩家进行围捕。如果你的藏身地点不够隐蔽,又或是你距离敌群太近,有可能一枪就会暴露自己的位置,招来一阵枪林弹雨,甚至可能是密集的德国炮弹(或者意大利炮弹……,话说回来,弄到敌人的无线电后,你也可以给敌人来上这么一发)。隐蔽很重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最后一个敌人死去之前几乎总是必须被贯彻的铁律。不过逃命也并不意味着就是撒腿就跑,在走之前(甚至是在暴露之前),我们就可以在关键的地点上布置地雷,掩护我们的逃走路线并杀伤敌人。我们甚至还可以在敌人的尸体上布置诡雷,给前来查看的敌人留下一份大惊喜。

想要不被发现的方法很多,最容易让我们暴露的东西就是枪声,而在战场上,能够掩盖枪声的东西可是不少。比如轰鸣的大炮,比如从近距离飞过的战机,又比如炮艇的引擎声。在大多数地图中,类似的噪音都将反复出现,我们也将因此迎来短暂而安全的射击窗口(当然,如果敌人发现了尸体,依然还是会炸庙)。我们也可以利用一些场景中的道具来自行创造掩盖枪声的噪音,比如给发电机做手脚,又比如用炸药引爆卡车或油罐。但无论玩家采用哪种方式,这一机制都是对玩家耐心和瞄准速度的双重考验。

游戏中也有具有消音效果的亚音速子弹,这些宝贝可以大大的降低玩家被听见的距离,不过这些弹药一来特别的稀有,二来杀伤力方面不及常规子弹。最重要的是,它的动能特征与常规子弹不一样,在长距离上需要玩家重新熟悉射击的弹道。所以,虽然这东西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游戏的难度,但还真就并非是百试百灵的法宝。

弹道的推算是本作的一大难点,也是亮点,它也是作为游戏的《狙击精英》最贴近真实狙击战的地方。在普通的难度下,在不使用辅助瞄准手段(屏住呼吸)时《狙击精英4》也比大多数射击游戏的狙击要复杂一些,玩家需要考虑不同狙击枪所射出子弹的飞行特征,在参考敌人距离的情况在瞄准时做出补偿。而在最高的难度下,玩家还必须把风力的影响考虑在内,同时还必须承受更广的射击散布于手臂抖动的影响。敌人也会在高难度下变得更加聪明和富有侵略性,就连装填弹药也会变得更加真实。如果玩家在弹夹里还有余弹时更换弹夹,那么前一个弹夹中的子弹也就算是损失掉了。

如果你喜欢上了《狙击精英4》,那么循序渐进的提高难度几乎总是会给你带来更多的乐趣。不过更妙的是,上面所提到的这些难度选项玩家都可以拆散了自己进行编辑,最终订制出一个自己最喜欢的难度进行游戏。值得一提的是,如此高瞻远瞩的设计,早在系列多年前登陆PS2时就已经是标配了。

潜力并未完全变现

有一点我们在刚开始就已经提到了过了,那就是在当代的游戏界,《狙击精英4》这样的作品其实算不上是3A级。它对狙击的独特而优秀诠释是继承自PS2时代的珍贵遗产,可在游戏的尺幅上,《狙击精英4》虽然已经比前作有了较大的提高,但在一些更加考验资源投入的方面,它还是令人遗憾的显露出了几分不可避免的虚弱。

这是一种最早在有戏第三关就可能出现的感觉,其来源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作为一座开放世界沙盒,《狙击精英4》的填充物还是不够丰富,几个关卡过去后,游戏就开始显得非常的套路化了,新的变量会很快停止出现。较之前做新增的几种场景元素确实给游戏带来了不少有趣的变数,可这些新玩意的数量和种类都十分有限,完全不足以给玩家带来持续的新鲜感。游戏的画面倒是还算不错,在场景的细节雕琢上也比前几部作品又了明显的提高,但可惜的是,绝大多数场景的细节都是观赏性的,与玩法本身并无任何关系。

有许多可以从其他类似作品中照搬过来的东西都能让《狙击精英4》增色不少,也完全谈不上抄袭。不过显然开发者并没有足够充裕的资金来进一步的对作品进行丰富,让人倍感遗憾。据说这一代作品目前的市场表现还算不错,喜欢这一系列的朋友在享受本作的同时,倒是可以期待一下续作的大爆发。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本作在Steam上因无汉化被刷差评的事件倒是颇值得玩味,因为即便被众多玩家用汉语刷了无数的差评,这游戏国区所贡献的销量依然排到了世界第二,足见其影响力之大。

话说本作的文本量虽然不大,但确实是比前作多了不少,其中造成翻译量大增的原因共有两个,一是游戏中的收集元素——其中一大部分就是德军士兵的往来信件(类似前作中的战争日记);二是对每个德军士兵的情报描述,这个在我们用望远镜标记敌人的时候就能看到。

这两个新增的元素颇值得玩味,因为它标志着这个游戏系列在文化态度的一次转型。信件的内容大多和亲人有关,有寄给母亲的,有寄给妻子儿女的,有寄给兄弟姐妹的,无非就是些思念与叮嘱,再就是一些对自己生死的或悲观或乐观的预期,如果我们有一天也要走上战场,那我们给家里寄去的信件中大概也都是这样的语句。

这些小作料把这些背负着万字符号、在电子游戏的世界里已经被异化成了某种非人生物的德军战士们再次拉回了人间,让我在惊诧间心里五味杂陈。相比之下,我们在标记敌人时能够得到的那一句信息则更有冲击力,这些信息都是短短的一句话,但往往又是“杀伤力”极强的一句话。下面是一些例子:

荣格·法恩海特:18岁。

海因里希·舒尔茨:想要成为报纸漫画家(如果没有这场大战,他是否能创造出德国的《加菲猫》?)。

汉斯·泽麦尔曼:刚刚收到妈妈寄来的泡菜。

伊拉希姆·鲍曼:奥运会上的标枪选手。

奥拓·凯勒:在皇家空军在对法兰克福的轰炸中失去了妹妹。

看过了这些描述之后,想必会有一些玩家按着扳机的手指,变得沉重了一些吧?

Rebellion工作室的这一点额外的笔触实在难能可贵,其出发点为何我不敢妄自揣测,但我想这至少会让更多的人愿意比原来花更多的一点时间去思考一下自己在评价那场战争时的道德立场,毕竟在那个世界已经完全被宏大叙事统治的时代里,受害者的身份有时候相当难以辨别。

不过话说回来,其中一些信息的首要任务显然是搞笑,比如:

布鲁诺·哈斯:特别害怕溺水(而这家伙正站在一艘船上)。

伊瓦德·阿姆泽尔:日常从他最好的朋友沃夫拉姆·瓦塞尔那里偷巧克力。

汉森·莱曼:踩到过地雷,但地雷没炸。

功能性最强的信息大概是这一条:

阿尔伯特·恩格尔:有强烈的预感自己会死在意大利。

本来已经瞄准了其头部的我在最后一秒放下了枪,觉得自己不能让这个纳粹得逞。

合作优于对抗

如果你特别喜欢在一张掩体众多的地图上和另外三个深蹲型选手对狙,那么《狙击精英4》的多人对战可能就比较适合你。是的,没错,尽管游戏的多人对战模式中包含了一些将玩家“驱赶”到一处的设计,可由于核心系统对狙击的侧重,且本系列除了狙击以外的武器射击手感都还停留在上上上个世代(没错,PS2的时候就落后了),本作的对人对战在大多数方面都乏善可陈,只除了狙杀本身格外爽快之外。

相比之下,游戏的合作模式依然爽得不行。虽然最多仅仅支持两人共同进行战役,但多出的一名伙伴和一杆枪让一切都变得截然不同,乐趣的增幅远不止翻倍那么简单。除了互相扶持以外,合作环境让更多的战术变化成为了可能,简而言之,所有源自《狙击精英4》开放世界与自由度的乐趣,在合作环境中都将以更加丰满的形态出现,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本作在STEAM上的销量如此惊人的重要原因。

总结

《狙击精英4》算不上是3A级的射击游戏大作,但在自己最擅长的狙击战领域里,它却几乎是无敌的,它可以很真实,也可以很娱乐,选择的权力完全交在了玩家的手中。与此同时,本作对开放世界的全面拥抱也让我们看见了其雄厚的潜力,这部作品或许还是潜力大过实力,但对其未来发展的预期,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乐观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