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推荐
特朗普一个电话打给台湾 又一个国家和台湾断交了

特朗普一个电话打给台湾 又一个国家和台湾断交了

再见了 奥巴马 白宫依旧怀念你

再见了 奥巴马 白宫依旧怀念你

土耳其警察持枪行凶 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因抢救无效身亡

土耳其警察持枪行凶 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因抢救无效身亡

北京已开启隐身模式 大家来和故宫捉迷藏~

北京已开启隐身模式 大家来和故宫捉迷藏~

当华人卖淫在异国合法化 她们的真实生活到底怎样?

当华人卖淫在异国合法化 她们的真实生活到底怎样?

白宫女主人不是总统老婆?继母和继女的争权大戏即将开始!

白宫女主人不是总统老婆?继母和继女的争权大戏即将开始!

开抢了!春运火车票即将开售 你的手够快吗?

开抢了!春运火车票即将开售 你的手够快吗?

这个国家正在经历金正恩时代 朝鲜休闲娱乐依旧多彩

这个国家正在经历金正恩时代 朝鲜休闲娱乐依旧多彩

特朗普谎言多多指责中国 一边捞钱一边遭打脸

特朗普谎言多多指责中国 一边捞钱一边遭打脸

美欧日闹哪样?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还要他们认可!

美欧日闹哪样?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还要他们认可!

1122首页 > 热点 > 详情
伊朗前总统德黑兰去世 领袖大选权力斗争再加强
2017-01-10 13:59

对于伊朗的改革派而言,他们长久以来依赖的一位元老级人物的去世,将令他们与保守派的博弈更加艰难。

伊朗官方电视台日前宣布,该国前总统、开国元勋阿克巴尔•哈什米•拉夫桑贾尼(Akbar Hashemi Rafsanjani)8日在德黑兰去世,享年82岁。

这位在伊朗被视为关键时刻“救星”的精明政治家的去世,对伊朗社会形成了巨大的冲击。必须要提到的背景是,伊朗将在今年进行大选,该国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接班人也悬而未决,拉夫桑贾尼在这个敏感时间点去世,可能进一步加剧该国改革派和强硬派之间的权力斗争。

如今伊朗改革派面临的权力真空,让市场经济改革、与美国的关系,伊朗核问题等一系列事关这个古老文明国度的政治与经济话题,都将在2017年这个关键时刻迎来更大的不确定性,也为2017年地缘政治的动荡埋下了伏笔。

平衡力量

拉夫桑贾尼在1979年伊朗革命中发挥了核心作用,自上世纪80年代起在伊朗政坛占据显赫位置,1989年~1997年间担任伊朗总统,是反对强硬保守势力的重要人物。

他被认为是一名实用主义者和中间派,在经济上倾向自由主义,在政治上倾向威权主义,他认为无论伊朗落入极端强硬派的手中还是极端改革派的手中,都将处于危险之中。

近些年来,伊朗改革派得到了拉夫桑贾尼的诸多支持,2013年,拉夫桑贾尼被取消了总统竞选资格,他转而支持老朋友、温和派的鲁哈尼,帮助后者赢得了大选,并在去年的议会选举补选中,帮助与鲁哈尼结盟的改革和温和派人士获得胜利。

他还和伊朗北部什叶派圣城库姆的神职人员以及保守派力量保持一贯的联系,从而使得强硬派很难形成对抗温和派的强大力量。

目前伊朗第一代领导人物年龄渐长,伊朗政治家们正在挑选该国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最终的接班人,此前很多伊朗人认为,尽管拉夫桑贾尼年龄比今年77岁的哈梅内伊还大,但他的健康状况一直很好,可以阻止该国最高精神领袖接班人之位落入强硬派手中。然而,现在拉夫桑贾尼的去世令伊朗政坛充满变数。

背后人物

拉夫桑贾尼在伊朗颇具争议,他和哈梅内伊在伊朗公众面前的形象大相径庭,批评人士指责他腐败,在政治上手段严酷,而后者则被认为是穷人的捍卫者。

拉夫桑贾尼1934年生于伊朗南部省份克尔曼一个名为巴哈尔曼的小村庄,据其家庭成员称,他自小就没有把自己当做农民,14岁时他离家进入库姆神学院学习,获得什叶派宗教神职人员头衔,在那里他了解到了霍梅尼的思想,1956年后开始追随霍梅尼从事反对巴列维国王的政治活动,多次被捕入狱。

霍梅尼曾说:“只要哈什米(拉夫桑贾尼的名字)还活着,革命就活着。”

1979年伊朗革命胜利后,拉夫桑贾尼当选为伊斯兰革命委员会成员,同年他和哈梅内伊共同创办伊斯兰共和党,成为该党主要领导人之一。之后,他先后担任了伊朗议会议长、武装部队总司令、伊朗总统、伊朗专家会议主席等职。

拉夫桑贾尼被视为伊朗很多关键时刻的背后人物,在1980年~1988年进行的两伊战争的最后阶段,拉夫桑贾尼被任命为伊朗武装部队代理总司令,外界普遍认为,他是那个劝说德黑兰领导层接受了联合国结束战斗决议的人。

1989年拉夫桑贾尼支持哈梅内伊成为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很多分析认为,当时拉夫桑贾尼错判形势,认为以后他仍可以继续做背后人物。

鲁哈尼连任变数增加

拉夫桑贾尼和哈梅内伊之间存在诸多分歧。对内,拉夫桑贾尼倡导实用主义,推动开放市场经济,对外,他推动不再视美国为死敌的外交政策。而哈梅内伊则仍然拒绝接受和美国关系正常化的任何行动,认为伊朗不需要追随西方式的经济发展。

“没有人能相信发生了这种事情,这个国家中希望改革的人们是损失最大的人。”和拉夫桑贾尼家族关系亲近的一名政治家说,“改革派将会怀念他的。”

不少观察家认为,他的去世在伊朗寻求政治改革、向西方开放经济和文化的温和派中造成了难以填补的真空。他参与了上世纪80年代伊朗和美国的秘密谈判,这些会谈是拉夫桑贾尼寻找的修补德黑兰和华盛顿关系的方法之一。而如今,一旦强硬派成为哈梅内伊的接班人,伊美关系将面临又一次考验。

拉夫桑贾尼还参与了伊朗核计划,但他也支持鲁哈尼同伊朗核问题六国(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进行谈判,限制核能力,以换取掣肘伊朗经济的国际制裁的放松。就在上个月,他还呼吁国际投资者投资伊朗。

有西方媒体评论称,鲁哈尼和前总统哈塔米(Mohammad Khatami)都得到了拉夫桑贾尼的庇护,今年鲁哈尼将寻求连任。2013年,鲁哈尼在拉夫桑贾尼的支持下得以建立联盟赢得选举胜利,很多后者的支持者进入内阁,同样在拉夫桑贾尼的支持和鼓励下,伊朗成功同伊核问题六国达成协议。然而,拉夫桑贾尼去世后,鲁哈尼要获得和4年前同样水平的支持将会很困难。

“他是鲁哈尼依赖的一个重要力量。”德黑兰大学教授马兰迪(Mohammad Marandi)说,“很多人为鲁哈尼工作是因为拉夫桑贾尼,后者的去世令总统的地位复杂化,也使其连任充满不确定性。